选错代写我们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新时代的青年们应该不会选错代写把?

我们一直在苦口婆心的劝我们的顾客,选择代写时一定要及时,越早越好,存在一点私心确实是真的,作为一个代写机构当然是希望业务越多越好啦;但是小编要说,这并不是全部,主要是怕同学们到最后“病急乱投医”,反而错过了最佳作业的完成时间,不是所有作业都可以Overdue的,有些大论文是没办法和导师商量的,因为这样的论文作业学校都给与了充分的时间,所以学校系统到了截止时间就关闭提交入口了,就算在怎么求情这次作业依然是0分。

 

稍微良心的代写在迟交会告诉顾客可能无法准时提交了,走退款流程,原路退款给顾客,但是同学们在重新找代写时已经明显贵了,因为需要加急!很多代写机构的写手看作业占比,加急有时候能高达200%。越急越贵!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一直强调守时的原因。

上面这些其实本质来说就是“机会成本”,如果作业最后是 ”0“分,那机会成本是多少?每一份作业对自己本身的意义不一样,轻则十几占比?重则挂科重修?在极端点的直接在熬个半年?试错成本太高了,所以在选择代写时一定要考虑清楚。

 

看下小编曾在Essay1st网站写的软文:

 

“选择本身就是一个具有多项的命题,首先必要的前提就是你自我认为是可信赖的,可托付的,否则一切华而不实外在也只能够欺骗一次。我们没有过分的夸大任何有关于代写项目的数据结果,任何数据都经得起推敲,至少在我们看来,诚信是一切成功的基石,过分的夸大其词,过分的渲染去“欺瞒”客户,导致的结果无非就是最终的寿终正寝。Essay1st论文代写机构,我们只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您的选择是正确的,选择我们就是选择成功。”

 

为什么代写的选择大于努力?

 

一直在说选择大于努力,在错误的方向,往往努力都是适得其反的,为什么努力往往适得其反?今天小编将从经济学角度来分析这个问题,请同学们仔细查阅,如果你仔细品味前文中的案例,你可能会注意到贯穿其中的两大主题,这两大主题都应该让我们对“始终努力”产生更加怀疑的心理。

机会成本

 

经济学家喜欢谈论机会成本,即如果你花500美元买了一部新手机,这也就意味着,你放弃了花500美元与爱人共度周末、将其存入孩子的大学基金、把钱捐给慈善机构,或者其他任何事情的机会。不管你是否对经济学感兴趣,我们都应该了解和认识“机会成本”这一概念,因为它既适用于心理学,也适用于个人财务。虽然努力总是有好处,但我们却很少注意到它的代价。具体来说,当我们把时间、注意力、精力甚至是爱,投入到努力去做可能不会给我们带来多少回报的事情上时,我们往往缺乏对我们所放弃的所有事情的考虑。

 

比如说:

斯科特将所有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本职工作中,而非投入到与妻子、孩子的关系改善方面,也没有去探索一条更有成就感的职业发展道路。

艾米倾注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在挽救婚姻上,而非投入到另一段更健康的关系上。

请记住,无视“机会成本”,不仅会导致努力的投资回报率低。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朝着其它更有益且真正有价值的“方向”努力,我们完全可以逆转局面,实现更高的回报。

这就顺便引出了第二个主题。在我们努力的过程中,我们也同样应该关注这个方面。

价值统一

 

正如前文中提到,只有当努力与有价值的目标相一致时,努力才会变得有价值。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我们最开始的假设:努力成为一个混蛋。如果最终目的没有价值,那么努力也不会有价值。

但更不易察觉的是,你很容易为“伪价值”而努力——即你认为你应该重视某个东西,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或者是别人重视的东西,但实际上对你并不重要。

如果你从不质疑你的努力是否与你真实的价值观相一致,你就很容易花费毕生的努力在别人的生活上——这是常常发生的真实悲剧。

 

例如:

 

斯科特从家族继承了当律师的价值观。无论他是否真的重视这一价值观,但由于他从来没有认真地质疑过这一价值观,他最终来找我寻求专业治疗,向我吐露自己浪费了这一生。

艾米继承了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努力维持家庭的价值观。可她从未认真地质疑过这一价值观,从未考虑过它是否与自己的欲望、需求以及对生活的期待相符合。所以,她发现自己陷入了一段非常不幸福、不健康的婚姻,无法从中解脱。

应该为自己“努力”,而不是为他人“努力”

首先,明确地说,我很赞同努力。

但多年来,我见证过太多的例子,这些例子证明,盲目坚持努力可能会适得其反,这只会让人更加痛苦。

具体来说,当人们不考虑努力的机会成本和努力背后所追求的价值时,努力很快就会成为导致破坏和不幸的一种工具。

有能力去努力,这是一种工具。如同所有工具一样,她既可以非常实用,也可能相当鸡肋。

即使你发现自己并没有处于斯科特或艾米那样的情况下,你也应该去思考让自己更加努力的更多普通决定。

 

例如:

 

周末总是喜欢把工作带回家,是什么原因让你如此难以放弃?这种努力背后,我的真正价值目标是什么?周末如此努力工作的同时,我又放弃了哪些价值观?

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应该一头扎进又一个项目或爱好中?这真的符合我的价值观吗?还是说,只是为了暂时分散我的注意力?

为什么我要如此努力地说服别人认可我的个人价值观?我是否有考虑过所有付出时间和精力的机会成本?我是否真的在乎改变他们的想法吗?还是说,听起来像是“实话实说”的人能让我内心感到舒畅?

0 条回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