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留学生的危与机,疫情还能留学吗?

全球疫情下,现有的国际化教育面临了极大的压力与挑战,内忧外患之下,很多家长学生开始担忧未来国际化教育的前景,国际教育的“黄金时代”似乎一夜之间就到了头。

为应对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托福、雅思、AP、A-Level等重要标准化考试临时取消近期考试安排,众多海外高校调整开学时间、宣布国际学生临时新策,世界各国社会问题、安全问题不断显露。

此前,焦虑难安的留学生父母在各种留学群中表达担心、讨论对策、彼此寻找安慰,其中不乏有人感慨:“早知道会这样,就不该让孩子申请美国留学,不该把孩子送到那么远的地方。一旦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悔都来不及。”

对留学感到“后悔”的不仅仅是父母,还有许多留学生自己。

出国留学到底值不值得?

在过去的40年中,就读于美国公立和私立大学的成本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了通货膨胀率。自1980年以来,大学学费和食宿费的价格已经翻了一番。1971年,四年制私立大学的平均学杂费大约相当于今天的18140美元,而现在这个数字已经变成了48150美元。

对于许多美国大学、特别是美国公立高校来说,引进国际生是解决财务危机的重要举措。较高的国际排名,相对合理的录取标准,还有之前持续数年的签证利好都在向国际生和他们的家庭传递着“欢迎留学美国”的信息。

疫情爆发的时候,学校管理者匆忙关闭宿舍食堂,安排线上课程,却无暇顾及留学生的安全和卫生状况。留学生家长禁不住要问自己,一年数万甚至数十万的巨额开销,换来这样的危机处理方案,到底是不是值得?

不少家长、学生,开始担忧未来国际化教育的前景,这也确实关乎着中国上百万家庭与学生现在与未来的求学之路。是继续选择国际课程,走体制外的国外升学途径;还是转轨、重返体制内,走国内中、高考升学之路,众多家庭为此左右为难。沿着既有的国际课程的“单行道”往前走,充满着各种不确定性,往后退,孩子能否适应国内较为传统的教育环境,在更为严酷的竞争氛围中胜出。确实,对大部分选择国际化课程的家长与学生来说,是选择一种与体制内课程不一样的教育模式,是希望教育不再仅仅是以考试分数为唯一评价标准,是要让孩子有更多的自我发展、个性化选择与身心全面均衡的成长。

国际教育的黄金时代真的过去了吗?

改革开放40多年来,归国留学人员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了重大贡献。目前在海外就读的140多万留学生以及后续留学人员都将是未来我国科教兴国、人才强国战略的宝贵资源。

不少美国教育界人士表示,他们既谨慎也乐观,认为疫情对国际教育的影响将是短期和有限的,美国高校能够通过一些临时性安排加以应对。非典型肺炎暴发时期的相关数据也提供了佐证。数据显示,2003年非典型肺炎在中国暴发后,当年非典疫情在美国也造成了一定恐慌和蔓延。但2003-04年中国赴美留学生人数下降了4.6%,次年又反弹增加了1.2%。之后,中国在美留学生人数逐年增加。

也有一些专家普遍认为出国留学的重要性和发展趋势不会改变,各国间的教育文化交流应该加强而不应被削弱。疫情之下,各国更应该加大协作力度共同应对挑战。广大国际教育从业者以及关注国际学校和留学等相关领域发展的学生和家长应树立信心,坚信疫情的负面影响一定会被克服。

资本市场怎么看待国际教育这个赛道?

除了美国高校对中国学子留学的持续开放和支持,资本市场也对中国的国际化教育发展保持着关注。以亚洲资产规模最大的投资基金之一高瓴资本为例,高瓴资本管理资产超过600亿美元,在美股投资了类似于好未来这样的中概股教育龙头企业,在港股投资了教育市值老大中教控股。而刚刚过去的一年里,高瓴基金四期宣布完成了创纪录的106亿美元资金募集,一举成为亚洲史上最大一支私募股权基金,会继续加大对于中国国际教育市场的投资。

据了解,高瓴资本在国内国际教育板块已经投资的企业包括义格教育集团,义格教育集团以旗下北京、青岛、上海、南京、宁波赫德国际学校而闻名,而作为产业链布局的重要一环,高瓴资本更通过义格教育集团实现了对国内头部高端留学机构藤门国际的投资。

面对2020年及以后的中国国际教育市场变化,高瓴资本认为整体基本面依然稳健,从义格、藤门等被投企业看到,即便面对2019年中美贸易战的大环境影响,选择国际化教育体系的中国家庭和学生数量,以及美国留学和相关业务依然保持健康增长,企业运营稳健。

国际教育可能在迎来发展新契机?

教育界一直在思考,在线教学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取代传统课堂教学。近年来,网络教学虽然已经取得了一定进展,但是直到疫情发生前,推动实现全面在线学习的关键因素仍未出现。

国际教育走向线上是迟早的事,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只是将这一趋势加快了几年而已。

哈佛大学等一批知名教育机构已经实现了线下和线上教育的无缝对接,既可以保证教学质量,又不影响学位授予。不论通过线上还是线下学习,均可获得同样文凭。

新事物的出现与旧事物的消亡往往相伴而生,在线教育作为一种新事物,其效益可能是巨大的。

首先,它可以减轻学生的经济压力。在美国,大多数美国学生通过各种奖学金和助学金等享受学费减免,很少有人全额支付学费,而许多中国学生是全自费留学。将课程搬到网上可以改变这种状况,降低学习成本。

其次,推广网络教育还能促进教育市场形成一种竞争机制,催生更多质优价廉的课程资源。

第三,在线教育可以令学生更加专注于学业和课程本身,远离美国社会流行文化中一些负面因素的干扰。

如果中美教育机构之间加强合作,还可以带来更多好处,包括加强课程设置和科研工作等。同样,更多美国学生也将有机会进入中国教育机构学习。这些想法存在已久,但落实起来总会遭遇种种现实障碍。发展在线教育将有可能打破这些障碍,为教育创新开辟新环境、创造新机遇。

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令我们这个时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然而正如谚语所云:当一扇门关闭时,往往另一扇门会打开。国际教育就是受到这样影响的领域之一。新冠肺炎病毒疫情给国际教育交流、跨境学生流动带来了危机,但面对这些挑战,也要看到疫情下难得的机遇,大家要在适应冲击中主动寻找机遇,不管在国外遇到任何学术问题,都可以寻求excellent due的帮助!

0 条回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